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最悲债券!三年唯一东方红基金成立洗花,企业注册代表处同天清算程序消户

原创 新经济IP 新经济e线 今天 公募大时代的“弃儿”。 统计数据表明,自2020年初至今,偏股基金发行规模超过以往任何一年。截至2020年7月26 日,今年来偏股基金(股票型+…

原创 新经济IP 新经济e线 今天

公募大时代的“弃儿”。

统计数据表明,自2020年初至今,偏股基金发行规模超过以往任何一年。截至2020年7月26 日,今年来偏股基金(股票型+混合型)发行规模达到8032亿份,创下历史新高,今年也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公募基金超级大年。

不过,哪怕是身处黄金时代,并不是谁都能从中分羹。如何解决生存问题,是摆在一些迷你公募面前的当务之急。

新经济e线获悉,2020年7月29日,国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融基金)当天发布了两则公告。一则是关于国融融鑫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一则是国融基金上海分公司注销的公告。

要知道,在公募全行业爆款频出和发行规模迭创新高的情况下,国融融鑫是今年来公司唯一新发的一只主动权益类基金,最终却不幸募集失败。而国融基金同一天宣告注销的上海分公司则是公司注册地所在。

不仅如此,公司首任总经理李宇龙在任职三年后也因个人原因出走,并于今年7月17日正式离任。

就在7月17日同一天,国融稳融也发布了基金清算报告。截至2020年6月12日该基金最后一个运作日,其A/C总份额仅余下1.2万份。

最惨公募起底

可以说,国融基金在连连遭遇重创背后,今年最惨公募非它莫属。公开资料表明,国融基金成立于2017年6月1日,由国融证券和上海谷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发起成立,两大股东分别持股51%和49%。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注册地上海。

来源:Wind

新经济e线注意到,公司成立三年多来,管理规模持续萎缩,进一步被边缘化。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公司旗下仅有6只混合型基金,全部基金资产净值合计仅3.09亿元。2019年四季度末和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基金资产规模分别为8.2亿元和4.2亿元。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除了国融融泰A期末资产净值在1亿元以上外,余下基金净值均在5000万元以下。公司行业排名也从去年四季度末的129/140 再度退后至135/141。

值得关注的是,7月17日刚刚结束清盘的国融稳融为公司旗下唯一一只债券型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19年1月30日,发行份额为2.3亿份。不过,等到2019年一季度末,国融稳融份额便急剧缩水至1062万份。短短两个月内,基金份额缩水率便超过95%。其中,三家机构合计赎回一亿份,余下一家机构仍持有1000万份。此后,国融稳融在接下来的六个季度里,基金资产净值再也没有回到5000万元的净值红线以上。

可见,作为国融基金首任总经理,李宇龙在任期间并无建树。公开资料表明,李宇龙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MBA和金融工程硕士,CPA、CFA持证人,曾任美国Waddell&Reed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兼高级研究员、美国WilmingtonTrustInvestmentAdvisors基金管理公司全球资产配置部基金经理、上交所执行经理、美国Balentine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及全球投资研究总监、合众人寿资管总经理助理、嘉合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总监。2019年1月至3月代国融基金董事长。

据国融基金7月18日披露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称,李宇龙离任后,总经理一职暂由公司董事长侯守法代任。侯守法曾任国家审计署主任科员、北京燕莎总会计师、北京首创集团总经理助理。现任北京长安投资集团董事长,北京长安兴业房产总经理,北京首创期货董事,国融证券董事长,国融基金董事长。

就在今年2月,公司副总经理黄向武也宣布自2月28日起离职。黄向武历任农行福州鼓山支行中共党支部书记及分理处主任,农行福建省分行营业部客户经理,农行总行机构业务部证券处主任科员,农行福州市鼓楼支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农银汇理销售部总经理、公司党总支委员,德邦基金总经理助理。2019年5月任国融基金副总经理。

来源:公司公告

祸不单行的是,公司年内启动发行的唯一一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也未能如期成立。7月29日,公司发布《关于国融融鑫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称,截至2020年7月24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本基金未能满足《国融融鑫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的条件,故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控股股东自顾不暇

如今,面对公司的这般惨状,谁能料到当初的豪言壮语会这么快被打脸?不仅如此,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的国融证券以及实际控制人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来讲,当下恐怕也是自顾不暇。

新经济e线注意到,在国融基金官网上,关于公司简介一栏中仍这样写到,“未来时期,国融基金将借助主要股东国融证券的强大资源,充分发挥公司灵活的激励机制,用‘专业专注承载托付’的经营理念,通过建立全流程的风险管理体系,搭建完善先进的运营平台,制定科学丰富的营销策略,打造以专业投资管理能力和丰富产品设立能力为核心的企业竞争力,形成以量化基金、指数基金和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为经营特色的行业竞争优势。同时,国融基金也将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有竞争力的薪酬体系和充分的员工关怀,使持有人利益得到最好的保护。我们相信,国融基金将成长为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受人尊重的公司之一。”

来源:公司公告

如果国融证券有强大资源的话,国融基金上海分公司恐怕也用不着被注销了。7月29日,公司发布国融基金上海分公司注销的公告称,根据国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议,注销国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注销事项已在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完毕。

此外,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因国融证券“抽屉对赌”后遗症发作,长安投资被小股东推上被告席。据悉,这场纠纷的起因发生在2015年7月份。彼时楚萦投资与长安投资签订协议,受让国融证券4.125%的股份。楚萦投资从长安投资手中以高达4元/股的价格,接手了5000万股的国融证券股权。据Wind数据显示,彼时国融证券每股净资产仅为1.43元,转让市净率高达2.8倍,而当下证券公司整体行业市净率仅有1.7倍。

当初,双方达成一致的意见是:如果国融证券不能在新三板市场挂牌,或者价格不能高于上述接手价格,则长安投资则需要按照原价回购上述股份。这一条件,被交易双方雪藏的一份抽屉协议所确认,承诺函的签订人正是长安投资及国融证券的实控人侯守法。

然而,国融证券最终并未实现新三板挂牌,并转而寻求IPO,而这一承诺至今也并未兑现。这成为了楚萦投资与长安投资分歧的关键点,并最终导致双方对簿公堂。上述报道还称,楚萦投资主张请求判令长安投资回购国融证券的4024.625万股,偿还彼时的转让款1.51亿元,并根据贷款市场利率另外支付189.46万元的利息损失。相关案件于2020年7月9日正式开庭。

事实上,长安投资的信用状况并不乐观,去年年中,大公国际一度将长安投资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并指出其在国融证券的财务报表中存在较低的坏账准备计提风险。

可以预见的是,在公募基金行业头部效应愈发明显的大背景下,类似国融基金这种小基金公司未来的生存将更为艰难。“头部基金公司要品牌有品牌、要人才有人才、要资源有资源,而且还越来越拼,留给小公司的生存空间愈发狭小。如果说大基金公司在‘吃肉’的话,留给一些小公司‘喝汤’的机会可能都难找了。”有业内人士如是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新闻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60455.cn/30770.html

作者: 云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