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遇到困难时期偏逢员工流失率 南海仲裁案兴全基金吸引力回升

来源: Bloomberg News 编辑: 嗷嗷猪 恰逢可能是最糟糕的时期之际,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高级人才正在流失。 自4月以来中投公司有三位高管辞职,这只规模9,410亿美元的…

来源: Bloomberg News 编辑: 嗷嗷猪

恰逢可能是最糟糕的时期之际,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高级人才正在流失。

自4月以来中投公司有三位高管辞职,这只规模9,410亿美元的基金在全球市场历史性动荡的时期却失去了一些最有经验的管理人士。近年来中投一直遭遇着人才外流,其中包括至少17位团队负责人和董事总经理。

与前任和现任经理的对话说明,机会减少、薪酬竞争力下降和限制增加,所有这些都削弱了中投公司作为试图以市场为基础的投资者运作的政府所有机构的吸引力。人员离职目前已足够严重到威胁该基金回报率的程度,中央财经大学外汇存底研究中心主任李杰称。

「毫无疑问,中投公司对市场人才的吸引力下降,」李杰称。

几位知情人士称,在寻求其他新机会和挑战时,中投公司的工作经验使高管们的简历更加亮眼。所有知情人士均以不愿被见到公开讨论敏感信息为由而拒绝具名。

中投公司的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投公司是全球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仅次于挪威的主权财富基金。这家主权财富基金从2007年成立之初获得2000亿美元注册资本金后,开始从华尔街和其他地区招募全球投资专业人士。这个时间点很好:信贷危机之后,在美国有许多中国出生的高管失业后正在寻找工作。

最稀缺的资源

截至2019年6月30日(最新数据),该公司共有205名投资专业人士管理其海外投资组合。它最引人注目的投资包括大量入股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矿业公司泰克资源公司(Teck Resources Ltd.),以及以138亿美元收购欧洲的Logicor。

在截至2018年的10年里,中投海外投资组合的年均回报率为6.1%,超过了该基金董事会设定的长期目标。该公司执行副总裁赵海英5月份接受采访时说,去年随着全球股市上涨,该公司股价上涨了17%。

中投公司的高层领导人长期以来一直强调吸引顶级人才的必要性。

前董事长丁学东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这家主权财富基金的人才是它“最稀缺的”资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楼继伟还回忆了从零开始建立全球投资组合是如何依赖于招聘进度的。

“一开始,当人手不够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依靠资产配置来获得Beta,”他在中投公司2017年为纪念公司成立10周年而编制的一份内部手册中写道。“在实现Beta后,我们试图从各个方面寻求Alpha。”他使用了投资语言来表示平均回报和超额利润。“如果没有人,你甚至可能连测试版都没有。”

但中央财经大学的李说,中投公司对提高外汇储备回报的战略重要性,只是在主要外汇管理机构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近年来也实现了投资多元化之后才有所减弱。

更严格的交易

他说,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意味着,外汇储备的安全性比更高的回报率更重要。这进而降低了短期内注入新资本的可能性。

2012年之后,中投几乎没有获得新的资金用于投资,因为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14年的峰值下降了22%,扭转了多年来的飙升趋势。中投管理层曾在2018年考虑过通过在海外发行债券独立筹资,但这一计划从未实现。

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保护主义日益增强的背景下,交易也更难找到,尤其是在执政的共产党越来越强调其在国有企业中的领导地位的情况下,这模糊了中投长期以来向市场传递的信息,即中投只想做一个金融投资者,不会寻求控制权。

知情人士说,交易机会的减少使中投的投资专业人士失去了动力。两名前雇员说,中投公司一度甚至讨论了管理外部资金的计划,不过由于监管和技术障碍,这个想法被放弃了。

巴拿马主权财富基金Fondo de Ahorro de Panama首席执行官Abdiel Santiago表示:”与任何以知识为基础的组织一样,主权财富基金的成功取决于团队合作、深厚的行业关系和人员。”“金融资产不会自行运转,当领导和人才突然离开时,这一空缺会导致他们的接替者举步维艰,潜在的机会成本也很高。”

虽然很难量化经理人离职对业绩的直接影响,但它可能是巨大的。今年4月辞职的高苏珊(Susan Gao)的全球大盘股投资组合在过去10年里一直领先于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MSCI All-Country World Index),其中在2013年4月至2016年期间领先了19个百分点。

支付问题

CIC的最高管理层对旋转门并不盲目。丁先生想知道为什么“有些同志离开了。我们的报酬没有吸引力吗?在2013年任职后不久,他问了一位同事。丁认为保留人才,以便他们可以将积累的经验作为他最重要的使命。 “加薪是一种选择吗?”

张青在2017年的书中叙述了这段谈话,几年后辞去了中投公司直接投资部门的执行副总裁一职。 列举了各种原因,包括员工自身无法适应工作,激励机制无法正确反映绩效,受过良好教育的员工从事“琐碎的工作”以及前,中,后部门之间的协调不足。

受访者表示,另一个原因是晋升机会有限,特别是对于那些升任总经理或部门主管的人而言。由于通常对高级干部的限制越来越严格,成为一个本身很少见的更高级别的公司官员,更有可能导致减薪而不是加薪。

纪律收紧只是满足了增加工资的努力。中投公司在2016年表示,将平均员工开支削减了4%,并开始将涨薪与公司绩效挂钩,因为检查人员发现中投公司的薪水“上涨太快”并且“人均管理成本过高”。

知情人士说,中投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和部门负责人通常每年收入在100万元人民币(14.3万美元)至200万元人民币之间,具体取决于业绩。这比一些政府官员要高,但是与华尔街的薪水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现在,随着冠状病毒在整个2020年的到来,它的前景似乎越来越渺茫。也有人猜测,拥有CIC的财政部正在考虑进一步削减该基金的前台工作人员的薪水,因为他们的差旅预算去年被调低,他们只被允许乘坐飞机。

随着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投资范围扩大以及建立其他政府支持的工具(如丝绸之路基金),中投公司也失去了其作为中国政府唯一的多元化全球投资平台的地位。范华,曾任中投公司资产配置部负责人,并于2018年离任的高级董事总经理,现为招商银行财富管理子公司的CIO。中投公司前私人股本负责人王鸥现在以战略顾问的身份就职于中国复兴控股有限公司。

前总裁在2017年的那本书中说,一个更好的人才保留体系对于CIC至关重要,因为人们可以传递“机构记忆”,并帮助确保将来不会犯过去的错误。如果机构过于流动,员工离职而新成员频繁加入,则该结构可能会遭到破坏。

他说:“在过去的10年中,这就是我们获得的,也是我们失去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新闻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60455.cn/30369.html

作者: 云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